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思想教育 >中心组学习 >
山东大学第二医院党委中心组(扩大) 2019年第3次理论学习会议学习资料
发布时间:2019-12-02点击数:0

新增近2000字!干部选任标准有何变化?

  新修订的《党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工作条例》,堪称我党最新的选人用人标准。

  此次修订,吸收了最新的实践成果,同时也回应了一些新情况新问题。

  成长为一个好干部,一靠自身努力,二靠组织培养。

  选什么人就是风向标,就有什么样的干部作风,乃至就有什么样的党风。

  提拔重用德才不达标者甚至长期带病的干部,必然扭曲用人导向,挫伤干部队伍积极性,对政治生态造成严重破坏。

  如果领导班子、分管领导和组织部门都说不出哪个干部强、哪个干部弱,那就是失职。

  ……

  习近平总书记的一系列重要论述振聋发聩、引人深思。此次修订,《条例》从原来的11433字,增加到13361字。我们根据此次《条例》修订内容,梳理干部队伍建设的一些变化。

  一、政治标尺

  必须看到,过去一段时间,一些单位选人用人工作出现弱化、淡化、虚化党的领导的问题,过分看重推荐票、考试分数、GDP和年龄,导致正确用人导向没有得到很好体现。

  此次修订,第一条第一句话就是新增内容:“坚持和加强党的全面领导”。为了树起选人用人的政治标尺,首先突出选拔干部的政治标准,还增加了“必须把政治标准放在首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的不得列入考察对象”等内容,首次增加了对政治理论学习的考察,考察情况包括“政治忠诚、政治定力、政治担当、政治能力、政治自律”等。

  《条例》对于考察党政干部提出了更具体的要求,比如对于党政正职人员,要求考察“把握政治方向、驾驭全局、抓班子带队伍”等情况;在考察党政工作部门时,在原有执行政策等内容的基础上,增加了“制定政策”、“推动改革创新”等内容。

  二、体现创新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历时一年的修订,充分吸收了党的十八大以来选人用人工作中探索形成的新经验新成果,增加内容包括“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新时代党的组织路线”、“四个意识”、“两个维护”、“四个自信”、“三严三实”、“党要管党、全面从严治党特别是从严管理干部”的要求、新时代好干部标准等。

  根据国家机构改革,增加了国家监察委员会及其人员的相关职责。

  三、科学用人

  这次《条例》修订,把原有的7条选拔任用原则,压缩为6条,但是增加了“事业为上、人岗相适、人事相宜、公道正派”等表述,就是注重把合适的人放到合适的岗位。

  加强对干部日常的考察,对组织(人事)部门提出了更高更具体的要求:“深化对干部的日常了解”、“把功夫下在平时”、“考察工作时间之外道德品行的表现”、“了解考察对象生活圈、社交圈情况”等。

  加大分析研判和动议的分量,第三章分析研判和动议从原来的三条增加为五条,提出在分析研判和动议环节就要严格把关、提前核查有关事项,延伸了从严选拔的链条,将“凡提四必”“双签字”等要求固化下来。

  将与考察对象面谈作为一项程序单列并突出加以要求。要求进一步了解其“政治立场、思想品质、价值取向、见识见解、适应能力、性格特点、心理素质等方面情况”。

  考察党政领导职务拟任人选,增加“严把政治关、品行关、能力关、作风关、廉洁关”的要求,在原有考察政治标准、道德品行、工作实绩、作风、廉政等内容外,增加了“专业素养”考察,要深入了解专业知识、专业能力、专业作风、专业精神等方面的情况。

  改进竞争性选拔,让“唯分”倾向“偃旗息鼓”。合理确定竞争性选拔范围,明确不能将其作为选拔干部的主要方式甚至唯一方式,不能硬性规定竞争性选拔的频次和比例。

  四、担当作为

  2019121日,习近平总书记出席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专题研讨班开班式并发表重要讲话时强调,各级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要加强斗争历练,增强斗争本领,永葆斗争精神……

  怎样激励和保护敢于担当作为的干部,让能者上、庸者下?《条例》在多处给出答案:

  首先是导向,除了注重基层导向,还增加了“实践”导向,强调“大力选拔敢于负责、勇于担当、善于作为、实绩突出的干部”、“对不适宜担任现职的领导干部应当进行调整,推进领导干部能上能下”。

  其次是选拔任用条件,其中基本条件就包括“主动担当作为,真抓实干,讲实话,办实事,求实效”、“有强烈的革命事业心、政治责任感和历史使命感,有斗争精神和斗争本领”。

  还有考察环节,将“敢于担当”纳入作风考察之中。

  最后,还增加了“对符合有关规定给予容错的干部,应当客观公正对待”,“ 因不适宜担任现职调离岗位、免职的,一年内不得提拔”等要求。

  五、扎紧笼子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好干部是选出来的,更是管出来的。

  《条例》提出的关于党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的基本条件,新增“四廉”的要求:廉洁从政、廉洁用权、廉洁修身、廉洁齐家。

  织密了制度的笼子,严格了把关的措施。除了在识人用人上把功夫下在平时,还增加了“个人向党组织推荐领导干部人选,必须负责地写出推荐材料并署名”的要求。

  考核结果运用更加严格,上一年度(原为近三年)考核结果为基本称职以下等次的不得列入考察对象,受到诫勉处分影响期未满或者期满影响使用的也不能列入考察对象。

  压实考察对象呈报单位或所在单位党委(党组)责任,要求提出结论性意见并由党委(党组)书记、纪委书记(纪检监察组组长)签字。

  形成的书面考察材料内容增加一款:“审核干部人事档案、查核个人有关事项报告、听取纪检监察机关意见、核查信访举报等情况的结论”。

  新增加了不得提交会议讨论的情形:包括个人有关事项报告未查核或者存疑的、干部人事档案存疑尚未查清的等8款内容。

  在提到有计划地派到基层、艰苦边远地区和复杂环境工作时,增加了“坚决防止‘镀金’思想和短期行为”的表述。


中央办公厅负责人就《中国共产党重大事项请示报告条例》答记者问

2019年03月01日07:30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近日,中共中央印发了《中国共产党重大事项请示报告条例》(以下简称《条例》)。中央办公厅负责人就《条例》相关情况,接受了记者专访。

问:《条例》的制定遵循了哪些原则,有什么特点。

答:制定《条例》主要遵循以下原则,有以下特点。一是把准政治方向。《条例》以党章为根本遵循,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深入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坚持正确政治方向,把坚决做到“两个维护”贯穿《条例》始终。二是突出问题导向。针对实践中存在的突出问题,着眼于加强和规范重大事项请示报告工作,《条例》有的放矢、对症下药,确立了请示报告的工作体制,厘清了主体,明确了范围和内容,规范了程序和方式,强化了监督与追责,对请示报告工作作出全面规定。三是回应实践关切。注重把政治上的要求落下去、实起来,转化成具体的行为规范,让各地区各部门尤其是基层的同志看得懂、记得住、用得好,能够解决实际问题,保证《条例》具有可操作性,在实践中有生命力。四是重在“立柱架梁”。《条例》作为请示报告方面的基础主干党内法规,主要对请示报告中的基本问题作出规定,注意抓大放小,对一些已有规定的问题不再重复,通过有关条款留好接口;对一些需要在实践中细化的问题作出原则性规定,为各地区各部门结合实际制定具体落实措施留出必要空间。

问:如何把握“重大事项”、“请示”、“报告”等基本概念。

答:针对实践中存在的具体问题和认识困惑,《条例》主要从“程度”和“内容”两个角度,对什么是需要请示报告的重大事项、什么是请示、什么是报告进行定义。从程度上看,重大事项是与一般事项相对的概念,《条例》把两者的界限放在请示报告与担当负责相统一的背景下厘清,明确超出自身职权范围的事项必须请示报告,在自身职权范围内的大部分事项无须请示报告,但关乎全局、影响广泛的重要事情和重要情况也应当请示报告。从内容上看,重大事项包括党组织贯彻执行党中央决策部署和上级党组织决定、领导经济社会发展事务、落实全面从严治党责任,党员履行义务、行使权利,领导干部行使权力、担负责任等重要事情和重要情况。同时,《条例》明确,请示包括两种情形,即请求指示或者批准;报告主要是将重要事情和重要情况向党组织呈报。

问:开展重大事项请示报告工作要把握好哪些原则要求。

答:《条例》要求,开展请示报告工作应当遵循4条基本原则。一是坚持政治导向。强调重大事项请示报告是加强党的政治建设的重要内容,具有鲜明的政治性,必须树牢“四个意识”,落实“四个服从”,把请示报告作为重要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把讲政治要求贯彻到请示报告工作全过程和各方面,坚决维护习近平总书记党中央的核心、全党的核心地位,坚决维护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二是坚持权责明晰。强调要把握好授权有限和守土有责的关系,分清楚必须由上级决定、让上级知晓的事项和必须由自己负责、靠自己担当的事项。三是坚持客观真实。强调务必实事求是,做到既报喜又报忧、既报功又报过、既报结果又报过程。四是坚持规范有序。强调要有规必依、照章办事,严格按照规定的主体、范围、程序和方式开展工作。

问:《条例》怎么规范谁向谁请示报告的问题。

答:《条例》第二章“党组织请示报告主体”,专章明确谁向谁请示报告的问题,厘清了党组织之间的请示报告关系。

首先,《条例》明确了党组织请示报告主体应当遵循的共性要求。一是党组织请示报告工作一般应当以组织名义进行,向负有领导或者监督指导职责的上级党组织请示报告。二是请示报告应当逐级进行,一般不得越级请示报告。

其次,《条例》对几种特殊情形作了规定。一是双重领导情形,规定党组织应当根据事项性质和内容向负有主要领导职责的上级党组织请示报告,同时抄送另一个上级党组织,特殊情况下除外。二是归口领导、管理情形,规定接受归口领导、管理的单位党组织,必须服从批准其设立的党组织的领导,向其请示报告工作,并按照有关规定向归口领导、管理单位党组织请示报告。三是归口指导、协调或者监督情形,规定相关党组织向上级党组织请示报告一般应当抄送负有指导、协调或者监督职责的单位党组织。四是联合情形,规定多个党组织就跨区域、跨领域、跨行业、跨系统重大事项向共同上级党组织联合请示报告的,应当明确牵头党组织。

最后,《条例》明确了授权情形。党的决策议事协调机构和党的工作机关根据党内法规制度规定,可以在其职权范围内接受下级党组织的请示报告并作出处理。

问:党组织请示报告的范围和内容是如何界定的。

答:首先,《条例》明确规定,涉及党和国家工作全局的重大方针政策,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文明建设和党的建设中的重大原则和问题,国家安全、港澳台侨、外交、国防、军队等党中央集中统一管理的事项,以及其他只能由党中央领导和决策的重大事项,必须向党中央请示报告。其次,《条例》分3条规定了党组织的请示事项、报告事项、报备事项,并在每一条中分项列出各种情形,以利于党组织对照把握。最后,《条例》要求中央各部门、有关中央国家机关党组(党委)应当对本领域、行业、系统内请示报告的具体事项提出明确要求,加强自上而下指导,同时,党组织应当结合上级要求和自身实际制定请示报告事项清单,增强可操作性。

问:党组织请示报告的程序和方式是什么。

答:《条例》坚持能统则统、当分则分,针对请示报告程序和方式中的主要问题作出规定。一方面,坚持请示、报告的统分结合,对于请示报告的提出程序、口头和书面方式、载体等具有较多共性的问题,统一作出规定;对于行文要求、办理程序、请示答复、报告综合分析利用等个性问题,区分请示、报告分别进行规定。另一方面,坚持各级各类党组织的统分结合,在面上作出规定的同时,充分考虑不同党组织的实际情况,提出基层党组织开展请示报告工作可以更加灵活便捷、突出实效。

问:党员、领导干部的请示报告有哪些要求。

答:《条例》设专章对党员、领导干部请示报告作出规定。《条例》明确,党员一般应当向所在党组织请示报告重大事项,领导干部一般应当向所属党组织请示报告重要工作。《条例》主要规范党员、领导干部就工作中有关重大事项向党组织请示报告,个人有关事项请示报告按照有关规定执行。《条例》逐条分项列出了党员请示事项、党员报告事项、领导干部请示事项、领导干部报告事项,并对请示报告的程序和方式作出规定。

(新华社北京2月28日电)  

《 人民日报 》( 2019年03月01日 02 版)